對于電子產品,你是選擇“不修就棄”還是“修修補補又一年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8-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段時間,網上流傳著這樣的一個故事。有人曾問一對老夫婦:“維持 65 年婚姻的秘訣是什么?”,而老婆婆回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我們那個時代教育我們,東西壞了要修理,而不是把它扔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這個故事或理論是真是偽,可以肯定的是,在消費文化之下,我們對待商品的態度從以前“修修補補又一年”變成了“壞了就換一個”,至少在電子產品上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得感謝制造業發達,讓過去得寶貝的電子產品價格變得更平民;也得感謝網購方便物流快,今天下單明天到的好體驗;但最大的推手,還是維修師傅那句“你修這個太貴了,還不如買新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鼓舞“不修就棄”的產品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自Fastcompany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以前修電視的時候,雖然得和廠家專門訂一些零件,但起碼廠家還會有可以應付 7、8 年需求的庫存。如果他們不能確保自己的產品能一直用下去,人們就不買他們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George Girod 說道,他是“維修咖啡館(repair cafe)”活動的創始人,在 70、80 年代靠修電視給自己賺來了大學學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現在,情況好像不一樣了。在一次維修咖啡館的活動中,有人帶了一臺母板壞了的平板電視,想讓 George Girod 幫忙修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想把那個給拆下來幾乎沒可能。因為,它的設計思路原本就不是做來給你維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Girod 說道。而在追求更薄的路上,設備廠商也拋棄了古老的螺絲,轉而用膠水把部件粘合起來,以成就最緊湊的機身。不過,這也意味著想要修手機換部件就麻煩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幾何時,給手提電腦升級就意味著花 100 美元左右換個大點的內存,立馬續命幾年,但現在,由于所有部件都拿膠水黏一起了,所以想簡單升個級就得整個換掉邏輯板或母板,那就得花費至少 1000 美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自Macworld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iPad是不少維修人員最怕的產品,因為,即使只是屏幕碎了,想換一個新的都很麻煩。“(如果拆了,)你得把新的整個用膠水貼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連蘋果天才吧(Apple Geniuses)的人都不修 iPad,他們會把 iPad 寄回總倉。這是產品設計所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iFixit 的創始人 Kyle Wiens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,這種對更薄的追求,甚至會影響到產品的功能表現。紐約 Fixers Collective 組織負責人 Vincent Lai表示,巨頭蘋果和三星也都因為過分追求“薄”而吃過苦頭:iPhone 6 Plus 曾因最求過薄而曝出“彎曲門”;而三星 Galaxy Note 7 的“爆炸門”,也是因為電池外殼過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從消費者角度來看,一個很重要的不想維修的原因在于,產品更新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你才剛剛修好你的 6 代手機,7 代手機又出來了,而你不買對不起自己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能改變這個現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維修成本的升高,和購置新品門檻的降低,越來越多人加入了“用壞即棄”的大隊伍。而這樣的生活方式,據預測,到 2017 年,每年于全球范圍內產生的垃圾將達到920 億磅(約合 4173 萬噸),相當于 126 座帝國大廈那么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在《中國的「洋垃圾」拉鋸戰》一文中,我們曾詳細討論包括電子垃圾在內的“洋垃圾”問題,歡迎關注愛范兒(微信號 ifanr),并回復關鍵詞「洋垃圾」查看全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應對電子垃圾的問題,全球一百多個國家都簽署了《巴塞爾公約》(發達國家中除了全球最大電子垃圾輸出國美國之外,所以都簽署了)。這份協議規定,發達國家禁止向發展中國家輸出有害廢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今年 7 月上旬,歐盟更是建議電子設備公司在產品上標明該設備“可維修性”得分,就像 iFixit 上產品拆解報告最后的“可修復性平分”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任天堂 Switch 的“可修復評分”,圖自iFixit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他們還建議廠商將電池、LED 屏幕和其它關鍵零部件設計為可拆卸形式,而不使用膠水粘合,“這樣的話,如果我們手機的電池壞了,我們就不用整臺換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為止,這些仍只是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法律尚未落實約束之時,民間早已建立起了各種各樣維修組織:以“修復地球(Fix the Planet)”為目標的 iFixit 會在網上提供不同產品的維修指南,并銷售用于維修的工具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自ChangeX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歐洲,根植線下的有“維修咖啡館”就像一個流動的小集市,在不同的城市和國家都會舉辦活動,人們帶著自己想修的產品來給志愿者幫忙修理,邊修家電邊交友。而Pop Up Repair則是和維修館咖啡類似的,基于紐約的組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要減少電子垃圾,也許還是需要依賴科技公司自己來動手。雖然 IBM、微軟、華為、蘋果等都有推出各自的環?;厥辗?,但畢竟還是不足以激勵消費者去做這件事,而在維修門檻過高的情況下,又無法延長產品的使用周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讓產品打開時更加方便好很多方法,而我們也可以設計一個產品更為完整顧全的生命周期,你可以將設計看實現的一個方式,因此,對于維修產品的設想不一定要在產品壞了后才考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Pop Up Repair 的聯合創始人 Sandra Goldmark 如此說道,她還是認為,設計制造出來的問題,還是要靠設計來解決。不過,還是有個大障礙——萬一科技公司們不想給你修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題圖來自 Kevin James Photography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電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021-630921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人永久免费网站在线观看